黑魔马

 新匍京文学     |      2020-01-20

在一个山村里,有一个叫甚兵卫的马车夫。他很悠闲自在,有钱的时候,就到处游逛,没有钱了,再去干活。他干的活儿,就是从山里运出木材,拉到五里远的城里。

圆的和四方的木材摞在结实的马车上,散出一股新鲜的香味儿。脖子上挂着铃铛的黑马,丁零丁零,嗒嗒嗒嗒,早晨很早就要出发,拉着这些木材走上五里路,黄昏才能回到家里。这匹黑马是甚兵卫的骄傲。不管怎么说,对于马车夫,马是第一宝贵的东西。

甚兵卫把他继承的田地全卖掉,买下了这匹马。这是—匹世上少见的壮年马。它长着一身油亮的黑毛,个头很高大,骨骼也很坚硬。咴咴叫起来很动听。它甩打着粗尾巴,嗒嗒嗒嗒,在大道上跑着?看上去很威武。在那么多马车夫养的马里,它是最好的一匹。

甚兵卫对自己的这匹黑马非常喜欢,也是十分爱护的。

冬季里,有一天天气很晴朗,甚兵卫和往常一样,把木材装在车上,赶着马向城里去。

晌午,到了城里。他把木材卸在批发站的院子里,吃完自己带的盒饭,给马喂了干草,就往回走。

不知不觉天阴下来了,还刮起了寒冷的北风,不一会儿,开始飘起雪花来了。

甚兵卫为了不让自己的马挨风吹雪打,就在半道上找了个小茶馆,休息了两三个小时。雪停了,他就忙着赶车上路了。

可能是因为休息了两三个小时,加上冬天天很短,又是阴天.走到半路上,天就黑下来了。

“这下可糟了。”甚兵卫回过头,用手掌抚摸着黑马的脖子自言自语着,“天这么黑,又这么冷,你走路格外困难埃可是没有办法,你就先忍耐一下吧,等回到家,我给你多多弄些好料吃。”

黑马像是懂了主人的话,咴咴地高叫了一声,然后又丁零丁零,嗒嗒嗒嗒,铃铛声合着蹄子声,雄壮有力地快步走起来。路上已经没有行人了。他来到一个山崖下边。

这时,从积着薄雪的山崖脚下的草丛里,突然跳出一个像猫一样大的黑家伙,在甚兵卫前边,两爪按地,连连叩头行礼。

“马车夫甚兵卫先生,请您救救我。”

刚才就吃了一惊的甚兵卫,听它还张口说话,更吃惊了!他站下来,仔细一看,它的脸像人又像猴。长得很瘦小,手和脚,就像山羊的小蹄子,短小的黑单衣底下,露出了小尾巴。

“呀,奇怪的家伙。”甚兵卫说。“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我是山孩子。”

“是山孩子?”

这时候,甚兵卫想起了一本书上的画。

那上边,画着一个妖怪。脸,像人又像猴子,手和脚,像山羊的蹄子一样,有一个小尾巴,穿着黑色的小袄。这个家伙和那本书上画的一样。

“你别骗人。”甚兵卫说,“你是妖怪的孩子吧?”

“嗯,是妖怪的孩子,也叫山孩子。”

“啊,是妖怪的孩子!”甚兵卫说完笑了起来:“妖怪的孩子,你为什么这样慌慌张张的?”

于是,妖怪的孩子就说了它的遭遇。原来在七天前,趁着天气暖和,它和五六个小伙伴一起从山里出来,在田地里跳跳蹦蹦地玩耍。正当它玩得高兴的时候,冷不防,它的尾巴一下被一只猎狗咬住了。它好不容易逃脱了猎狗,可是,那条最宝贵的尾巴却被咬去了一半儿。丢掉了尾巴尖儿,它就失去了腾云驾雾和摇身一变的本领了,于是就和伙伴们走散了,没办法,只好躲在这山崖下的草丛中。不能回到很远的山里,又没法出去找吃的。

晚上一出去,就有很多的狗叫唤,使它很害怕,而且寒冷的夜晚,尾巴上的伤疼得要命……这一周里,它忍受着饥饿、寒冷和伤痛。在山崖下不住地发抖。正在这个时候,它看到甚兵卫路过这儿,忍受不了。才跳了出来。

“我求您救救我。”妖怪的孩子,脑袋擦着地,请求说。

甚兵卫仔细一看。果真是这样,它身上瘦瘪了。尾巴尖上的伤口还真鲜红的,真的在冷得发抖。

“我还没救过妖怪.你说怎么救好呢?”甚兵卫问。

“这个不费事儿。”妖怪的孩子说.“您的马,是一匹特别出色的马,黢黑的毛,油亮光滑,我一看就喜欢上了。所以,请把您的马的肚子借我一段时间,时间不长,只借到二月底。到了三月,天暖和了,那时,我尾巴上的伤好了,就能自由地飞翔了。在这以前,请让我住进马肚子里吧。我向魔王发誓:决不会伤害您,不但这样,而且在我住进马肚子的时间里,要给您的马十倍的力气,求求您了。”

听了这话,甚兵卫很为难,他就是做梦也没想到,把自己宝贵的、喜爱的马的肚子,借给妖怪祝不过,要是拒绝了,这妖怪的孩子一定会冻死或者饿死的。虽说它是妖怪,但它这样央求了,也不能见死不救啊!而且借给它马肚子不但没有害处,还能给我的马以十倍的力气。

怎么办好呢?甚兵卫左思右想,感到很难办。事到如今,和马商量商量再决定吧。他一边抚摸着马脖子,一边问它该怎么办好。

黑马不知是不是懂得了他的话,可是它同意似的点着头。

“黑马同意了,借你住吧。不过,按约定的那样,只能住到二月底!”甚兵卫说。

妖怪的孩子可高兴了,甚兵卫一让马张开嘴,小妖怪立刻就轻轻一跳,钻进了马肚子里。看到这个场面,甚兵卫高声哈哈大笑起来。

更使他吃惊的是,当他刚扬起马鞭子赶马走,黑马呼的一下子,跑的简直像在空中飞一样。甚兵卫怎么也跟不上,他跳上马车,黑马咴咴地嘶叫,转瞬间就到了家。

从第二天开始,可就不得了了。像妖怪的孩子说的那样,甚兵卫的马有了十倍的力气,拉着木材堆得像山那样高的大板车,爬坡路也毫不费劲,咕噜咕噜不停地拉着跑。

以前,五里路来回,要用一天。从打那天开始,就是拉再多的木材,黑马也能毫不在乎地往返三次。因为它走得太快了。甚兵卫非常高兴。他每天给马吃最上等的饲草、麦子、大米、黄豆什么的。马的黑毛更加油亮光滑,比以前更威武了。

这样一来,引起村里、城里人们的惊奇,望着木材堆得像山一样高的大板车,在坡道上松松快快地疾驰,都羡慕地问甚兵卫:呀!

上一篇:哲理故事:成功也该弯腰的智慧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