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江南的四季_现代诗歌_好文学网

 新匍京文学     |      2020-02-03

  起伏的远山隐没在朦胧的雾气之中,忽的,朝阳升起,将其驱散了,眠后的鸟儿醒了,欢快的在丛林里唱着动听的歌曲,扰去了松鼠的美梦,招来了狡猾的狐狸。清晨的阴凉抖擞了贪睡的懒猫,催醒了打盹的饿狗,本静谧的草间热闹了,蚂蚁忙碌着,千奇百怪的虫子叫喊着,知了趴在树干上拼命的唱着摇滚,远去的余音可以敲动整个大地。

很早的时候,我就爱上了你。孩童的岁月,穿一身紫色长裙,在阳光下飞舞旋转。那是一个怎样的四季如春的美好时光。不曾流泪,春风吹过,杨柳拂岸,对着青青河岸,撩拨头发,轻轻柔柔,缓缓梳妆。忽的发现,那柳眉杏眼的五官,竟是如此精致,是江南女子特有的美貌。

  清澈的小河欢快的流淌,自由的鱼儿在水里打着转,似乎在跳什么绝世的舞蹈,不远处的长颈鹿伸长了脖子,津津地吃着嫩绿的叶子,花儿开了,有的菊花,有报喜的迎春花,有垂垂的吊兰,有美丽的紫兰,有落幕的夜来香,有娇艳的大丽花,有惹人喜欢的牡丹,有洁白的荷花,还有红色的玫瑰,更有白色的槐花,红白的桐花,个个在世间展示着自己的唯美,招来了无数的蜜蜂和蝴蝶。

是啊,春天,淅淅沥沥地下一场毛毛细雨,伸手,触碰,晶莹如针的水珠,滴到屋檐上溅起水花,四散,好像一把透明倒挂的伞。烟雨江南,在四季的春里,跳跃起轻盈曼妙的音符,滴滴哒哒,清脆微妙的声音,将你的柔情,将你活泼,将你的美丽,将你的稚气,全部洒向岁月的春天。

  一望无际的麦田尽情的向远方延伸,可爱的孩子奔跑着,任风筝在空中飞舞,有蜈蚣形的,有蝴蝶形的,有苍鹰形的,也有燕子形的,个个扯着一条细细的白线飘向了远方。忽一只野兔掠过,顷刻没影了,紧接着,一只如凤凰的野鸡落下,扑打着翅膀跑向了天边。刺猬匆匆,地鼠叽叽,鹌鹑高鸣,到处充满了精灵的叫声,如天籁,充斥着整个天空。

无忧无虑的童年,活蹦乱跳的童年,爱哭爱闹的童年,这是一种春的萌芽,这是一种美丽的初现,这是一种春花烂的盛开,这是一种花香弥漫的烟雨江南。

  凉爽的秋意席卷着世界,早急的黄叶终于挣脱了繁枝的束缚,随着风儿飘零,成熟的果子静静的吊着,好像随时可以完成伟大的自由落体运动。怕冷的青蛇蜿蜒的寻觅着巢穴,恨不得赶紧隐没;笨重的蟾蜍趴在水边,一动也不动,似乎在思索着要到哪去冬眠;寂寞的大雁又南飞了,一会儿人字形,一会儿一字形,一会儿似人非一的移动着,好像在琢磨着什么更好的阵势。

风吹,雨飘,见斜阳。绿柳,花香,觅春归。

  成朵的白云无聊的漂浮着,如找不到玩伴的孩子,独自郁闷着,忽的,似乎生气了,一下子变成了灰色,紧接着,是哭泣。漫漫的微雨倾斜的飘落,敲打着房顶,敲打着屋檐,敲打着泥土,汇聚成小溪,哗哗的流淌,直到心中的大海方能满足,此刻,一只海鸥掠过,扑打着水面,急速的飞驰,一排浪花袭来,无情的将其埋没在未知的领域,击打着礁石,发出沉闷的响声,拍打在沙滩,送去了好多贝壳和乌龟。不知从哪冒出一条庞大的鲨鱼,袭击了饮水的野马,鲜红的血染红了一片,顷刻消溶,不见。

又是一年烟雨江南梦。那位可爱的少女,在春雨的滋润下,一年年长大,如出水芙蓉,不是吗?那一朵朵盛开的荷花,若少女丰硕圆满的体态,在烟雨里,洗一个出尘脱俗的澡,一颗颗晶莹的水滴,挂在脸上,更显柔美,白里透红的肌肤,更显水润,嫩嫩的,白白的,泛着微微的红晕,那是一种羞涩的成熟美。

  天骤的暗了,远边的蓝消逝了,迎来的是晚霞,红彤彤的,直引你的眼,渐渐地,落幕了,一颗恒星已在天边,眨着眼,忽闪忽闪的,夜愈来愈深,愈来愈浓,将魔鬼的爪牙伸向脆弱的人们,侵袭着他们的心灵。此时,皎洁的明月看不过去了,冉冉的升起,还带着一群如孩童的星星出来遣送光明。暗海漫漫,忽的,一颗流星从空中划过,留下一行美丽的印痕,横跨在天边。你看,还有北斗七星,有牛郎星和织女星,当然还有银河,也不知有没有喜鹊为他们搭桥,七夕是他们一年唯一的相逢。抬头望,不知嫦娥是否在凝望着人间,后羿已不在了,她是否还一往情深?广寒宫的清冷是否已经冰冻她的柔情?或许,她正在手抚玉兔,静静的看着吴刚砍枝,那才是她一生的宿命。

花香,悠悠飘远,引来彩蝶,招来蜜蜂,纷纷向荷花表露爱慕之情,花开一万朵,也不及少女半分的柔美,所以,满塘的荷花,在它们黄色蕊芯上采蜜的蜂蝶,穿着波浪型绿色的裙摆,江南的细雨,微微轻风,不耀眼的阳光,微微灰白的天空,这一场美丽的江南烟雨盛宴,有动有静,有清楚有迷蒙,有彩色有暗色,有暖有清凉,有一望无际的荷花随风飘曳,有少女撑着伞在远处观赏,好一幅江南的烟雨图。

  可爱的向日葵向着光展示了会心的微笑,似乎可以漫过这个世界;低矮的蒲公英似乎告别了自卑,努力地挣脱,终于实现了自己的闯荡梦,为寻觅心中的肥沃土壤而独自飘零;路边的白杨直直的立着,似乎要直插云霄;默默的垂柳翩翩舞动,发丝永远是展示自偶的法宝;狗尾草宛如害羞的姑娘,努力地低着头,生怕别人看见她的容颜。

少女,你盛开在夏季的荷雨里。少女,不知不觉,你衣裙飘飘,款款而至,来到秋季的枫叶林。那又是下着一场细雨。朦朦胧胧,你却又在林间漫步。此时的你,又是另一种凄婉的美。

上一篇:蝙蝠与两只黄鼠狼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