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求子之路

 新匍京现代文学     |      2019-12-12

  打那以后,他媳妇就整日足不出户,常常红肿着桃核眼发愣,有时候突然哭出声来。这样下去,身体和精神都会吃不消。苏青平安慰他的媳妇:“没了这双胞胎说不定还是好事呢,万一生了两个儿子,我怎么养得活?”他是他媳妇的精神支柱,如果他也倒下了,生孩子的事就根本指望不上了。

胡青知道生了个女娃,眼中的泪水一下子就出来了。

  苏青平结婚十多年还没孩子,邻里街坊的谁都心知肚明,孩子都没生一个,还要这面子干什么,索性愁着脸经常向他们打听生孩子的良方妙招。他媳妇已经喝了几缸子的药汤,买中药的时候还只能买那一户独有的昂贵配药,照着那家的药方子去别家配药可不行,别人家配出来的药,熬出来就清汤寡水的,就那一家的浓稠,显得心安有效。这还真是个烧钱的毛病。别人家都在想避孕的事,我们家在想怀孕的事,别人还有闲工夫来操心我们,我们自己只是又气又恼。钱没了,孩子也没造成,自己又将至不惑之年,苏青平想想就觉得自己窝囊,痛恨自己简直一事无成,真是一遭失败的人生。

池小雨生在了这个重男轻女的家庭,虽然有父母的疼爱,但是爷爷奶奶并不待见她,总说她要是男娃娃就好了。所以,池小雨的童年就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

  这些年,为了求个孩子,苏青平一家耗尽了所有的积蓄,尝试了多种偏方。每次去医院检查,都说他和他媳妇没有阻碍生育的问题。无法对症下药,反而干着急不起来,他们慢慢地摸索了十几年,也还没摸着孩子的头。

一上了年纪的老太太说:”这你就不懂了吧,俗话说,男占二五八,不干就发,女占三六九,不干就有。今可不是4月25,男娃娃可不既占了二又占了五,这是好日子呀。他大伯,你这孙子会捡日子出来呀。“

  苏青平和他媳妇结婚已十二年,却无一儿一女。他们不是不想造出自己的下一代,苏青平说老天待他不公平,只把自己的孩子困住不放,孩子不懂什么无亲之苦,大人却饱受求子之痛。

一句话刚落音,那边公公婆婆直接丢下碗,跑过来问:”真的要生了?“

  夜里,躺在床上。苏青平心里一直嘀咕着:待会儿让我梦见我的孩子吧,这样说不定我媳妇很快就能怀上了......他在黑暗的微光里望了一眼已经熟睡的媳妇,自己也迫不及待地合上了眼。

2018-3-2

  之前,他的媳妇怀上了双胞胎,去医院检查后只拿回了些普通的调理身子的药,医院并没有告诉他们这样的喜讯,因为医院也没有检查出来。后来有一天晚上,他媳妇开始流血,两个没有经验的大人不以为然,第二天再去医院的时候,孩子就没了。苏青平坐在主治医生的面前,久久未抬起头,两颊边本就已呈下垂趋势的肌肉不住地向下抽搐,把嘴角也往下压弯了,半曲着的身体就像僵过头的石像,一碰就会碎。他想疯了般地怒骂,骂坐在对面的医生,骂整个医院,骂他的媳妇,骂自己......但是,他谁也没骂。孩子已经没了,骂了有什么用。以后还是要来这家医院看病的,还是要和媳妇生孩子的。

四年前,她经媒人介绍嫁给了根柱。两个人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开始,婆婆还小声的问丈夫,虽然失望,但是也没有说什么。一年后,还没有怀上孩子,婆婆已经开始摆脸色了,并且话里话外,说她不会生孩子,要断了池家的后了。

现在已经这样了,再说生女孩也不是媳妇愿意的,她也想生个男娃娃。所以,强打精神,勉强对着媳妇笑了一下说:”来,给我看看咱们的闺女。“

两个人一个疼的死去活来,要叫要哭的,一个竭力的劝着不要叫,要省力气等着生娃。

胡青已经疼的快没有意识了,只是听着刘大娘的指令,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知道这样的动作重复了多少次,终于又吸了口气,使了一下劲,好象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滑了出去,一下子轻松了起来。只听着婆婆说:”生了,生了,我有孙子了。“

婆婆就让他们到处看医生,他们把四邻八乡的医生基本都看了个遍,还去了县城,都说没有问题,只要放松心情,肯定能怀上。可是婆婆就是不信,继续让他们看病吃药的,那两年折腾她够呛,吃了很多药,各种偏方,只要是婆婆弄来的说是可以怀孩子的,不管好吃不好吃,都让她吃了。药和偏方,那两年可吃了不少。最后,让她想起那些药都想吐。

胡青正想放松了下来,闭上眼晴歇会儿,只听刘大娘说:”是个女娃“。

根柱爹得意的笑着说:”那当然了,我们池家有后了。“

刘大娘一家也正在吃饭,听到声音,急急忙忙的站了起来,”怎么着,要生了。“

胡青一个激凌,睡意瞬间没了,只听婆婆不可置信的声音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个女娃,都说是男娃娃的,都说是男娃娃的。“

胡青听到丈夫的话,提着的心才算勉强放了下来,轻轻的擦了下眼泪,说:”看看,白生生的,头发乌黑乌黑的,多漂亮。“

【原创连载 | 雨花】01 是个女娃

一个中年男人说:”大伯,这以后出去,就有孙子跟着了,不得清静了。“

一个小年轻,吹了一声口哨,问:”大伯,你咋知道是儿子,就不是个女娃娃呢?“

她在家的地位也立马上升,从上地干活在家洗衣做饭,到只管吃,什么也不用干,婆婆还想着法给她弄好吃的,使得她那一阵子都有点受宠若惊。

刘大娘掀开被子一看,这离孩子出生已经八九不离十了。这边热水,毛巾,剪子什么的都准备的停停当当,刘大娘和二婶挽起袖子开始忙着接生了。

池大伯瞪了他一眼说:”那当然是孙子了,找人看过了,都说是孙子,放心,错不了。“

池大伯看着二婶的样子,也不象说谎,一屁股蹲了下去,象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再不说话了。院子里的人一看这状况,也都有点傻了,不是说是男娃娃吗?怎么变成女娃娃了,尽管有一肚子的疑问,但是也知道不是问的时候。几个年轻的悄悄的走了,就剩本家几个人还在院子里。

胡青看着婆婆只关心肚子里的娃,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安慰安慰她,只是一个劲的说,让她不要叫,要保留力气,心里很难过。不由的泪就出来了,可是下一瞬间,又一阵的疼痛袭来,也顾不得难过了,强忍着不叫了,为了肚子里的娃,也要忍着,等着生娃。只要把这个娃娃生出来,自己就能抬起头挺起胸堂直起腰板走路了。

院子里的人,听着屋子里一声一声的叫,好象没听到似的,还在那东一句,西一句的乱扯着闲话。只有根柱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一会到屋子门口,向里望望,一会又增过来。惹的几个小年轻,嘲笑他急着当爸,都急成这个样子了,一会都等不了。

文/六月

二婶也感到非常意外,但还是走到外面,池大伯和根柱一下子走过来,池大伯大声的说:”我孙子生下来了,咋不抱出来给我看看。“

胡青想起了前一天晚上做的梦,梦到下雨,自己看着一阵阵的雨,心里格外高兴,今天就生了女儿。好象冥冥中,那场雨就是给她送女儿来了,所以想了想说:”叫小雨吧,挺好听的名字。“

另一个人接着说:”是是,肯定是孙子,要是个女娃娃,这日子也不好,男娃娃才好。“

三个人刚进院子,就听到屋里子胡青的叫声,两个人也来不及说什么,直接就进屋里去了。刘大娘本就是村里有名的接生婆,村子里的孩子,基本上都是她接生的,接生的水平很高,什么难产,屁股先出来的,都能顺顺利利的接生。

根柱有点急傻了似的,扶了媳妇进屋,着急忙慌的出去请人了。这里胡青婆婆对她公公说:”别吃了,赶快端屋里吧,一会就来人了,先烧点热水。“

问着就要往屋里去,二婶知道,这也不是瞒着的事,就说:”生的是个女娃娃。“

可是现在却生了个女娃娃,公公婆婆会怎么想,对于要孙子心情迫切的公公婆婆又该如何对待这个孩子,如何对待她呢?她以后还会不会生了。再说,就是会生,她也不能生了,那可怎么办呢?真要让池家断后吗?她不敢想象以后该怎么办。

目录

上一篇:50组最易被混淆的常用词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