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荷举

 新匍京现代文学     |      2020-01-11

  炎炎夏日,躁热就统领了整个世界,但是,这个季节,并不是了无生机的,细心一些,就会发现,那些属于夏的生物精灵,在这难耐的酷夏里,活得虽生命短暂而又充盈饱满。

下午没事儿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到河边去闲坐了会儿。最近总是想着为自己寻求一片安静,而河边恰是我最好的选择。一个人坐着,可以什么都不去做,什么都不去想。因为这个时候,感觉做什么都是多余,想什么都是无趣,把时间用来做任何事情都是浪费,用来想任何事情都是奢侈。倒不如放空自己,将自己融入到这一片天地中,让时间在指尖一点点流逝。

  故乡有河,雨后的黄昏,就一带碧水环村绕,两岸蛙鸣响彻天了。徜徉河边,流水淙淙,晚风凉爽,那些青翠、灰黄、亮金的各种各色蛙儿,就如同开会般,准时亮开喉咙,呱、呱、呱,齐声鸣叫,声音长短不一,声调各异,互相应和,传达出了鲜活生命的欢愉。那蛙声,会一直持续到玉兔东升、人声俱寂的深夜时分。漫步河边,脉脉的流水,被月光照的玉白,汩汩流淌,心境出奇地清凉。

河边是最适合一个人发呆的地方,发呆的时候你才能忘了自己,才能融在大自然中,把清风明月当作朋友,把花鸟虫鱼看作知己。你才能听得到蟋蟀的声音,知道它又多了哪些新的邻居;你才能听得到青蛙的呼喊,来邀请你到荷底避一避暑气;你才能听得到蝉的故事,看它是如何在七天里轮回,又重新蜕化出新的羽翼。

  踏动河两边青翠的河蒲草行走,听见蛙声追随着流水,一路流淌一路欢歌,间或看见蛙儿暗影一闪,跃入水中,马上会有珠玉般的水花,洒满腿脚,凉爽霎时沁人心脾。一路走去,一路就有蛙不间断地跃入水中,咚咚、咚咚咚,有声有色,鲜活了皎皎月夜,清静了行人心境。蛙声呱呱,十里可闻,一路蛙声,一路月色,踏着蛙声的行板,渐渐地就走进了故乡田园的恬适与韵致里,令人沉醉。这蛙声,是故乡乐队乐章里的鼓手,它,主奏出了强有力的领音,带领你不由得不向故乡的深处走去。

莫要辜负了这闲暇的时光。你看,闲暇的时候从水面吹来的风都是那么的凉爽和惬意。我脱了鞋袜,把脚伸在水里,有鱼从脚面上游过,有水草轻抚于足底。我晃着双脚,荡起一圈圈的涟漪,拨开河水一层层的心事。这心事中该有揉碎的唐诗,你看那粼粼的波光,不正是一首首动人的绝句?夏日的斑斓,都藏在清波的纹路里,都藏在诗词的韵律里。

  早在荷花露尖时,已有蜻蜓立上头。与蛙儿相比,那些蜻蜓儿举止优雅,文静无声,象知书达理的宫里格格、大家闺秀。它们总是在夏日娆娆的荷上,攸然而驻,望着水面发呆,其姿势临风玉立,雅而不俗;有一点动静,又倏然飞起,消隐于粉红一片的荷花深处,不见踪影。最妙的是欣赏蜻蜓点水的舞蹈,这夏之精灵,轻巧地在水面上盘旋,不离不弃,不时的尾部轻点如镜的水面,就荡起了圈圈涟漪,一圈,两圈——慢慢扩大,减退,消融,但夏的神韵,分明已经随着这慢慢漾开的水圈,轻轻荡起到人的心里去了,微微的,颤颤的,美丽无比,清新无比。一个夏天,它们轻巧的身架,绝妙的飞姿,美丽绝伦的舞蹈,在水滨边,构起了一道夏的美丽风景线,也惹来乡村少年东西两头地追逐捉拿,充实、快乐了乡村少年的童年童心,留下了少年时代美好的回想与记忆。

荷花在风中摇曳着纤弱的身姿,荷叶在水面上飘浮着自己的闲适,清澈的河水中,黑脊背的小鱼在叶底悠悠地徘徊,一个挺身,溅起了一串的水花,惊走了小荷尖角上的蜻蜓,在荷叶上凝成了一颗颗晶莹的珠玉。

上一篇:一声梧叶 一声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