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生命中死去的少年

 新匍京小说     |      2020-03-18

  生命如此厚重,总会错过些什么。

图片 1

    

初中的时候,默默喜欢的男孩,很小的时候夏天去水库游泳,被淹得没气了,却活了过来。

    ------题记

大人们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最后,他和一群混混,天天逃学,网吧游戏,高中没毕业就步入社会。

    世界总是让人错过,错过某一段真爱,错过某一段携手共写的爱情。为什么总是在错过?而我今天,看着某一张照片,视线落在了角落里。又想起了你曾告诉我的故事------那年秋天,彼此错过了,那年夏天,就再也补不回来了。

我不曾帮助他,也不曾再见过他。

    

小学六年级,隔壁班一个调皮顽劣的男孩,经常来我们班挑衅。

    爱,是不是会让感觉淡化

我们一帮女孩子总是先用扫帚扔他,然后再去老师那里告状。

    

最后,总是他一个人挨罚站在教师外的走廊里。

    那年,她跟他遇见了,那是小学学前班的事情。由于时代没如今这样的繁盛,学校也没有什么学习优越的歧视,所以没有分什么特等班之类的。所以就这样,在一起读了整整一个小学。他,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了她。没办法,谁叫她漂亮,又惹人不得不爱?弃了彼此,丢弃在了角落,为什么世界总是让我们错过,而就在也补不回来了。

那年暑假他去堰塘游泳,再也没上过岸。

    

和他一起下水的,是我小学一年级左手边后面第二桌的男孩。

    上了四年级,他很单纯,他认为,在一起开开心心,就彼此喜欢对方,就是爱情了。于是四年级的某一天,他约了她,在校园一角的树荫下------夏季传来了一阵阵的蝉鸣。午后格外的美丽,安静的宛如一首曲子。他显得害羞,紧张,脸红,等下该怎样说。貌似每一个告白人的情感,他都具备了。她如期的到了,她觉得他比往常不同,或许又给她什么惊喜。“我们在一起四年了,我喜欢上你了。虽然我总爱惹你哭,惹你笑,但是我以后一定会保护你,一定给你糖吃,一定不跟你抢作业本,一定……”这些话看起来很幼稚,但是那是四年级一个男孩子觉得很宝贵的。她的眼睛一下子红了,她真的很不敢相信,但是却久久不会说话,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有一种力量让她离开他。没等他说完那些稚气,那些肉麻的话,她就跑了,在她身边跑过……他呆了,麻木了,垂头丧气的低着头乱走,而那次,便是他第一次的跷课。从那以后,她见到了他,没说话。他看见了她,总是低着头。两个人总是擦肩而过,总是错过每一次眼神的交际。对不起,命运始终让他们读完这一年小学。或许是尴尬的读完,或许……伴着那些是是非非,同学们对他的猜测,他跟她直到了六年级。岁月总会让一个人成长,会让一个人成熟。偶像剧看多了,终极会模范男主角,做着别人眼里很伟大,却很蠢蛋的行为。他又故伎重演,跟她相约了几年前的那棵树下。只是季节变了,而这是秋天,满地落叶,风席卷一地。他鼓起了着勇气,跟当年一样默默背诵着,练习对白。她来了,有点尴尬,有点不想来,也不知道是什么让她来的。他说:“对不起,几年前的事情,我只是错了,把那当成爱情了。我们可以做朋友吗?”她点头回应,第二天他们开始了说话。只是感觉都变了……仿佛从那以后,形成了一道隔膜,一堵心墙,把他跟她分隔两地。默默的只能远远的看着,看着某一颗心悬在半空。她再也没跟以前那样,跟他有什么说什么,跟他借什么都不客气,跟他说什么都很说得开。他也是如此,没跟以前那样,整天找着她。时间,总是这样。让人长大了,成熟了,却要非得放弃那一年的感觉。毕业照的那天,她跟他坐在班主任的旁边,彼此对着镜头傻傻的微笑着。考试结尾的那天,他遇见了她,看见了她跟一位男生开心的聊着天。转身便离开了……他好像释放,解脱了。上了初中,或许就不再遇见了,或许就好多了。于是,他向往着初中的生活。

那个男孩名字里面带三个水,上幼儿园的时候,校长给他起的。

    

命里缺水。三个水的男孩活了下来。他却再也没有回来。

    岁月盛开了那年,挪移到了那初中的榕树。他跟她,揭不开命运的谜底,终究让他们读在同一所中学,还好,没一起读书。他在初一,情窦初开有了初恋。她在初一的晚一些时候,也找到了生命中的初恋。不知道是大家谈起了恋爱,渲染了他们,还是真心的恋爱。他们,就是在广场的那天------他看到了她挽着男生的手,说说笑笑的;她看到了他牵着女生的手,流露出了很酷的表情。只是片刻之间,默默看了许多。有些时候,或许他们会同时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我看到了他/她,心总会抽搐一下?缓缓的初中岁月,慢慢的推移着。几乎很少人知道,他们俩之间的秘密,只是大家都知道,他们在小学的时候读过书,知心过。初二,他们很少聊天,很少遇见。好像,他俩都在躲着对方,遇见了,也不吭声的躲开了。偶尔的小学聚会,才聊聊的几句罢了。

几年后,作文课,语文老师当着全班读着三个水追忆好友的文章,泪流满面。

    

自行车的铃声,还在响着,却再也没有回应他的人。

    是不是错过了,就补不回来了?

原来,有些人是不会被忘记的。

    

还是小学六年级,我去外婆家过暑假,同班同街的女同学,一根绳子结束了生命。

    然而,命运总给他们在一起聚在一起,好像是命中注定,也好像是偏偏要在一起------初三的那年,学校搞了尖子班。成绩优越的一百名之内,都有进入的资格。他们两个就这样又走在了一起。毕业的这年,他们就读于初三B班,简称三年二班。他们只是微微的笑,初恋的那些小事,没多久就已经了解了。不知道为了什么,他看到了她,会感到格外的开心,心里涌着甜意。她看到了他,也会分外的欣喜,心里有点激动。也就这样,每一次的相遇,总会甜到忧伤。他们,本来读在一个班,但是相隔遥远的。但是,班主任就是要这样,他坐在了她的后面,他是她的后桌,渐渐的,感觉慢慢的回来了。好像,又回到了当年那两小无猜的孩子,稚气的童年,单纯的岁月,简单的感觉。他喜欢唱着她喜欢的歌曲,唱着那一年的《简单爱》,那一首《开不了口》,也会唱《光辉岁月》,也唱《唯一》,唱《我》,唱《今生今世》……他唱着她,她聆听着,他只为她歌唱,她只愿意听他的声音,简简单单。有时候声音大了,打扰上课的秩序,男生被罚站走廊。他牵过她的手,她曾经称呼他是老公,他喊她叫妮妮,她跟他,从此就这样的一种关系。那是一种暧昧吧?友情之上,恋人未满的程度。但是,他还是深深的喜欢着她,她,还是分不清那样是什么感觉。后来,他们毕业了,他们没互相告诉自己的感觉。只有那一年,他们在某一次的聊天中,谈到了而已……只是,她说错过了,补不回来了。他说我现在不喜欢了,也没必要了。他上高中,她去进修,分隔两地。她竟然会想起他,他不止想她,还发现,他的日记本里,满满都是被她占据了。那年,他们都十八岁,花一样的年龄,风华正茂。他烦恼的应付那些搞暧昧的女生,因为他的世界已经被她占据了。而她,依旧是那样,孤孤单单的,有时候打电话给她最爱的家人,亲爱的闺蜜。他们的心,他们的约定,是在平移时空下的情侣。只是错过了,就不能补回来了。他有时候会莫名的伤感,她有时候会莫名的空虚;他更多的时候,是在自习的课堂上,某一片云,总有她的笑脸;他更多的时候,是在打球后的汗水,看到同学有一个女生为自己擦汗,而自己却照顾自己,莫名想起初三打篮球时候,她也为他擦汗。只是每一次这样,他都为默默小小的微笑。她也想过主动发信息给他,只是要按下去的时候,会犹豫;她也曾经在本子上描绘他的样子,只是下课的时候会撕掉。只是因为错过了,就补不回来了。

班主任把她抱下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冰凉。

    

我现在都还记得她那大大的眼睛,喜欢在班会的时候唱《农家小女孩》。

    我想续写,是不是时间不愿意了?

含羞腼腆,总是唱着唱着不好意思的,抿嘴低头笑。

    

当时的我,还没有经历过生日。

    那一年,他们风风雨雨过。他为她安抚伤口,因为她的闺蜜背叛了她。她为他擦拭伤口,因为他为了她而打架。他陪她过儿童节,情人节,她愿意有他的陪伴。同学,哥们,朋友眼中,他们已经是天生的一对。只是他们彼此,没有踏出第一步,没有承认谁是谁的谁。那一年后,他们十九岁。他读高二,她专修投资,准备出来实习。因为高考,他放假了。他很喜欢做让别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于是那天,买了车票,准备去见她一面。只是……车子还没开打广州,就莫名的翻车了。他,进入了医院。红色的闪灯,一下子悲伤感染了许多人。那辆车,为什么总是管理不好?为什么这个社会总喜欢偷工?知不知道多花一点时间,耐心一些,可以让很多人不会痛心疾首啊!他一天,他的妹妹打电话给她,她立即买票,飞快的到了那间医院。第二天的考试,她也就放弃了。她哭得很厉害,他的父母唠叨许许多多,他的父母一下子白发多了许多,皱纹多了许多。她哭得很厉害,自己凭什么,可以让他这样的花费心思。就这样,她跟他的家人,哭得淋漓,在手术店等着灯熄灭,等着穿白色大褂的男人告诉他们消息,等着那扇门可以敞开。

总觉得,一切真如梦境。

    

我和她玩的不算亲密。

    不知道多久,哭得红肿,整夜未眠。她顶受着他父母,学校电话的吵闹,同他的妹妹和他刚到的大哥,一同安慰着他们的父母。手机关机了,整夜都安静了,只有没有声音的泪一直的滴落着……这样闷热的夏天,半夜竟有凉风,让她无力的抵挡着。这样无奈,这样害怕,怎么这次他就不在了?医生从里头出来,他的脸上,不知道怎么形容,只在家人同她扑上去问的时候,他淡淡的说:“我们尽力了,你们……”那些画面,可想而知------有的挣扎,有的哭泣,有的走进去,有的威胁医生是否要钱,有的……她一边哭泣,一边走了进去,在一旁看着他与父母,妹妹,大哥说话。自己哭得厉害,声音早已经沙哑了。就这个黎明来的一刻,显得那么无力摧残。最后,他的妹妹大概对她说:“妮妮姐姐,我哥哥叫你去。”她真的不敢在这个女孩的面前显得脆弱,摸着她的头,一步一步重重的前往。每一分如一个世纪,显得漫长饱满风霜。她看到他的样子,又哭得厉害。他还是说:“妮妮,我只想告诉你,我一直喜欢着你。”她点着头,不会说什么话,硬答应着。“别哭了,很多人都出事,别哭…….”还是那些话,那些亲密,那些为别人着想,那些无奈,那些惋惜的话,他逝去了,她担负了照顾他爸妈的事情。他逝去了,他为她写的日记本,由她保管着,从此在回忆里为他写诗。

却还是含着泪,写了很多很多信给她。

    

用火烧化在我种着仙人掌的盆。

    遗落在角落里的,是不是都叫做刻苦铭心

如果她不死,我愿意每天和她一起上学,在她作业不会的时候,帮帮她。

    

可是,她再也没有出现在教室的第一排。

    这一年,她十九岁,他也十九岁。这一天,六月八号,他从此跟她无再见面,只可以梦里相见。

有时候,还会梦见她,趴在桌子上睡觉,感觉到我在看她,转过头,冲我甜甜一笑

    

大大的眼睛,那么的黑。

    那年,那些年,遗落在角落里的爱情,想续写,却无能为力。那年,那些年,遗落在角落里的爱情,想续写,却只能回忆待续。那年,那些年,他们的执着,所错过的爱情。

后来,他妈又生了个妹妹。

    

说是,很像很像她。

    有些事情,就像偶像剧。也许很浪漫,情节很跌宕。看起来并不会发生这样美好的回忆,凄美的结局的事情。但,有时候我们每个人得得确确都有一段刻苦铭心的经历。

初一开学第一天,身边多了很多从周边乡村来上学的同学。

坐我后面的是一白一黑两个女孩。

上一篇:七步之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