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恨相见不恨晚

 新匍京小说     |      2020-05-15

  【1】

陈可可最难过的那一天,哪怕她的QQ右下角显示着一个笑脸,Q我吧,也没有人搭理她。她点开L先生的对话框,我这不美丽的心情你想个办法安慰一下它吧,别袖手旁观啊。L先生那戴着眼镜叼根烟的头像哗一下灰了。陈可可看着灰下去的头像,喃喃自语,允许说脏话不?不允许我就没话说了。

  当下流行的劲爆歌曲,五光十色的闪烁灯光,还有熙熙攘攘的男男女女。

她把整个城绕了一大圈,这样闷骚的天气配这样闷骚的心情估计是再合适不过了。没有去喝咖啡,没有看电影,也没有在某个公园发呆打望。没有洗的头发油滴滴的搭在脸上,这幅狼狈相遇个熟人什么的,就别提多尴尬了。最安全的方式还是回家坐在电脑前来一回合植物大战僵尸。L先生的头像在闪,难怪深圳今天下雨了,原来为你而哭,继续忙。陈可可关掉电脑躺在床上沉沉睡去,她知道,没有什么比睡觉更安全。

  她安静地坐在角落,手里握着一杯淡蓝色的鸡尾酒。看着那绚烂的舞池里,男人,女人,男孩,女孩,都在尽情地摇摆着。仿佛他们终于脱离外面的那个虚构世界,而这里才是他们真正的天堂。他们彼此陌生,也许更多的是一种注定的熟悉。要不然,怎么会,两两眼神的对视,迫不及待的拥抱,肆无忌惮的唇舌交缠。

陈可可喜欢在放弃一段感情的时候问对方,你喜欢过我没有?其实这句话不管是放在床上问还是分手后再问,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铃声响起的时候,是深夜十二点。她吹着空调在记事本上贴许嘉华的照片,许嘉华的声音暗淡得跟破产了似的,她什么也顾不上了,香水没有喷,手饰没有戴,眼线没有画,腮红来不及上,十二厘米的高跟鞋跟打架一样从五楼窜到公路边,一下就钻进了许嘉华纯白色的车上,那样的白常常让她想起多年前她死去那只纯白色的猫儿。许嘉华还是和往常一样,习惯性的伸起手摸着她的头,她却本能的躲开了。这妖娆的夜总是让人觉得少了些什么,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细细品尝着嘴里甜中带涩的美酒,她的内心深处又浮现出什么情景?那些誓言,那些背叛,那些爱,那些恨,那些不甘,那些堕落,那些绝望,那些记忆,她到底应该抱着怎样的态度?原来如此摇滚的歌曲里,也有一些不得善终的爱情,不然她也不会没来由的掉起泪来。

那是陈可可最后一次见许嘉华,他车上的东西被洗劫一空,幸运的是两个手机留下了一个,他毫不犹豫就打给了陈可可。因为这个女人无论如何都会收留他。他还是像他第一次当着很多人的面吻她那天一样,想方设法的要她喝酒。为了不喝醉为了不过敏,陈可可从一杯练习喝到二杯,二杯喝到两瓶。大排档喝吐过,KTV吐过,大街上醉着哭过。那些从不喝酒到喝酒的岁月,欢乐有时,忧愁有时,绝望亦有时。而就是这样一个男人让她把一个雷厉风行的自己活得如此真实又窝囊。

  【2】

空着的啤酒瓶越来越多,陈可可趴在桌上,许嘉华笑嘻嘻的看着她讲他的故事。周围有人闹事,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许嘉华,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是不是结婚了?许嘉华那张镇定不变的脸和捉摸不透的眼神在她的面前突然变得透明了。第三次的答案永远跟以往一样。她动动嘴唇,似乎还想问点什么,始终没有开口。陈可可望着他笑,我信你,不是你说谎的技巧有多么天衣无缝,是从最开始我就选择了相信你。亦舒说,每个人都会心碎,眼泪太普通,就像笑,不笑是不行的。

  小姐,我能请你喝一杯吗?一个约莫30岁左右的男人走了过来。

只有得不到的,才可以成为一个男人一直追求的。其实许嘉华从头到尾都没有真正占有过她,得到的不过是赠送给爱情的礼物,显然这个礼物太过厚重,陈可可怕自己后悔,才把自己灌得那么醉。而后来的事经常让许嘉华感受到一个男人的失败。昏暗的灯光,动情的钢琴曲,等到许嘉华的唇吻下来,陈可可就送了他一耳光。打开房间的门不回头的离开了,时间是凌晨两点。走得很洒脱,眼泪也很洒脱。她拿出手机,把证实人发给她的简讯删掉,如同删掉这段被小三的时光。我们总是喜欢等待对方亲口帮我们做决定,比如分手,比如不爱了。

图片 1

你到底爱没爱过我?恋爱收不回来的时候,还有意义吗?不如什么都不要问。

  不好意思,我只钟爱我手中的这杯。

  男人尴尬地笑笑,那么我能坐下吗?

  她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一头整齐干净的黑发,高挺的鼻梁,性感的嘴唇,还架着一副知识分子的眼镜,许是舞池里的灯光太过耀眼,怎么也看不清眼镜下所隐藏的是哪种色彩?

  她问男人,为什么来这?

  这里是一个放松的地方。

  你有很烦心的事吗?

  不想回家,老婆总是疑神疑鬼。

  没想到你竟然已经结婚了?

  结婚了又怎样,还不如不结婚。

  她沉默,既然如此疲惫不堪,那么,当初结婚的初衷又是什么?

  男人问她,你又是为什么来这?

  我也不知道。是在找寻什么,还是证实什么。

  男人说,凡事,不要太认真。所谓及时行乐,又何必作茧自缚。

  作茧自缚?作茧自缚?我真的是作茧自缚吗?可是,那段真真切切存在过的爱恨,我又该拿什么去把它完全忘怀?做不到,所以痛苦。痛苦,所以做不到。

  你怎么了?男人的话把她的思绪拉回到现实里。

图片 2

  她问男人,怎样才会忘记痛苦?

  一醉解千愁。

  醉,那就醉吧,醉了就好。

  【3】

  迷迷糊糊地,男人扶着她来到了酒店。打开门,男人把她压在门上。轻轻摸着她的脸颊,你流泪了,我会心疼。她看着男人的眼睛,想要把他口中的那份疼惜看个清楚,只是,眼睛里的世界太过深邃,怎样也到不了尽头。男人俯下身,为她把那颗眼角的泪珠吻去。是谁说过我流泪的样子很丑?是谁说过要永远为我擦泪?是谁?他又在哪为谁擦着泪?

  男人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不停地游动着。这是一种如此陌生的感觉,她愣了不知所措。不是说醉了就不会难过吗?为什么胸口还是感受到疼痛?也罢,为何还要苦苦死撑呢?她追随着男人的舌头,热情的回应。反正他也不会回来,永远不会回来。

  男人把她抱在床上,褪去了她的衣服。敏感的肌肤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里,冷得一阵颤抖。男人尽情地吻着她的嘴唇,她的脖子,她的耳垂,她的锁骨。她也清楚地听到男人那粗粗的呼吸声。要怎么办?算了,就这样吧。

  有那么一瞬间,她紧紧地抱住了男人。像是一只害怕得瑟瑟发抖的小动物,终于寻求到一个温暖的怀抱。房间凌乱的衣物,昏黄而暧昧的灯光,异常燥热的空气,急切的呼吸。她和他就像是一个野兽,拼尽全力地撕咬着,肆无忌惮地索取着,直到要把彼此间的最后一丝生气吸干吞尽。在这样窒息的贴合下,她反而觉得安心。哪怕是身处一片空白,也总比那些生不如死的记忆来得好。

  男人起身戴上眼镜,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完全没有任何不道德的欲望。他拿出一根香烟点燃,你多休息下,我必须马上回家。男人下床穿戴好衣物,在她的额头深情一吻。就在他打开门准备出去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转身走了回来。男人说,给我你的号码。她给了,他走了。

  她走到浴室,看着自己身上的点点印记,这是说明那不是一场梦的证据。热气很快弥漫了整个房间,她用手擦了擦面前的镜子,镜子里的那个人,她突然觉得好陌生。酒店里的浴室让她觉得烦躁,她狠狠地搓着自己的每一寸肌肤,却总觉得怎么也洗不干净。

  不记得是怎么睡着的,也不知道是怎么从酒店里走出来的。只有脑袋的沉重和刺痛,提醒着她,她昨晚喝醉了,应该是喝醉了。刺眼的阳光,恶狠狠地照着她,犹如威严的警察正在拷问犯了死罪的犯人。走在人潮拥挤的十字路口,她不知道要往哪里走?

  【4】

  “再美的花朵盛开过就凋落,再亮眼的星一闪过就坠落,爱本是泡沫,如果能够看破,有什么难过,为什么难过。”

上一篇:致那个我爱着且没在一起的人 下一篇:没有了